圖為習近平主席訪歐行程示意圖。製圖:宋 嵩
  亞歐大陸橋,一頭連著中國,一頭牽著歐洲。
  中國,歐洲,兩者加起來,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,經濟總量的三分之一。經濟全球化之力,和平、發展、合作、共贏之勢,把雙方緊緊相連。其關係走向,牽動世界格局。
  2014年中國外交,從索契冬奧會拉開序幕,又從歐洲開始演出第一幕。
  3月22日至4月1日,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,飛往亞歐大陸橋的那一端。對荷蘭、法國、德國、比利時進行國事訪問,出席在荷蘭召開的核安全峰會,訪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、歐盟總部。
  11天,84場活動。新形勢下的中歐關係發展,就在如詩如畫的阿姆斯特丹拉開帷幕——
  這一高密度、快節奏的訪問,開創了中國外交史的諸多第一:中國國家元首首次到訪荷蘭,首次到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,首次到訪歐盟總部。
  這一高規格、全方位的訪問,深化了中歐關係史的諸多領域:中法之間,傳承半個世紀前破冰建交的勇氣,在“知天命”之年謀劃兩國關係“向哪走、怎麼走”;中德兩國,不再局限於經濟伙伴,更是政治和戰略合作伙伴;中比關係取得突破性進展。
  中國醞釀已久,歐洲期盼多時。習主席上任以來,歐洲密切關註他在國際舞臺上的一系列精彩亮相,發出熱情邀請。
  中歐從未相互走遠。歷史深處,絲綢之路,帆影幢幢,駝鈴聲聲。近現代,政治、經濟、人文,千絲萬縷,水乳交融。
  中歐從未如此相近。元首外交,提升戰略定位,拓展合作空間,對接利益契合點。中國同四國關係有了新的定位:中荷建立開放務實的全面合作伙伴關係,中法開創緊密持久的全面戰略伙伴關係新時代,中德關係提升為全方位戰略伙伴關係,中比建立全方位友好合作伙伴關係。
  走近彼此,歐洲更加認同中國發展道路,理解中國執政理念,合作意願更為強烈。這意味著歐洲看待中國的視角正在發生歷史性轉折。
  最後一站,比利時的布魯日。布魯日在弗拉芒語中的意思是“橋”。地點,“歐洲政治精英的搖籃”歐洲學院。習主席發表重要演講,全面闡述中國對歐政策,主題詞也是“橋”:
  “我這次歐洲之行,就是希望同歐洲朋友一道,在亞歐大陸架起一座友誼和合作之橋。”
  “我們要共同努力建造和平、增長、改革、文明四座橋梁,建設更具全球影響力的中歐全面戰略伙伴關係。”
  中歐史新一頁,中歐夢大篇章,正在徐徐展開。
  一座和平穩定之橋,把中歐兩大力量連接起來
  外交禮儀,一葉知秋,見證一個國家的國際影響力和地位。
  3月22日至25日,荷蘭。習主席專機一入國境,兩架戰鬥機旋即升空、如影隨形,進行護航,湛藍蒼穹划下三條友好的航跡。
  機場,飛機還在滑行,威廉—亞歷山大國王和王后蒞臨迎候。機場舉行隆重歡迎儀式,荷蘭史無前例。
  阿姆斯特丹王宮,國王為習主席到訪舉行盛大國宴。“白領結”宴會,歐洲王室高規格禮遇。兩國元首深入交談,長達4個小時。次日,國王和王后為習主席和夫人彭麗媛舉行私人午宴,王后熱情邀請彭麗媛到家中做客,繼續暢敘友情。
  3月25日至28日,法國。歡迎儀式選在象徵法蘭西榮耀的榮軍院廣場,國歌嘹亮、軍隊威武。從榮軍院到愛麗舍宮,奧朗德總統和習主席共同乘車。大道寬闊,樹木挺立,146匹驌驦,146名虎賁,護送中國貴賓,馬蹄聲清脆,久久迴蕩在巴黎上空。
  當晚,愛麗舍宮,群英薈萃,奧朗德就任以來舉行的最盛大國宴,他逐一為習主席介紹嘉賓。“中國夢”“改革開放”……嘉賓們紛紛講述他們眼中的中國,共同描繪中法友好圖景。
  凡爾賽大特裡亞農宮,這個戴高樂將軍之後政府未曾使用的宮殿,為中國貴賓打開大門。奧朗德總統為習主席夫婦舉行私人午宴。僅接待法蘭西共和國最尊貴客人的廳堂,匠心獨運佈置了“中國紅”。
  《費加羅報》評論說:法國“力求把最好的一面展示出來,不放過萬分之一的細節,做到了極致”。
  3月28日至30日,德國。默克爾總理和先生紹爾,為習主席夫婦舉行家庭式晚宴。燭光搖曳,清茶飄香。溫馨氛圍中,兩國元首暢談合作、縱論天下。
  3月30日至4月1日,比利時。戰鬥機再次護航,迪呂波首相親臨機場迎接。“歐洲之都”敞開了友好懷抱。從習主席專機落地之時起,比利時王宮頂上升起了五星紅旗,這是這裡第一次升起外國國旗。英姿颯爽的儀仗隊,精神抖擻的馬隊,彰顯了主人對中國的尊敬。
  訪問期間,菲利普國王夫婦幾乎全程陪同,參觀大熊貓園,參觀沃爾沃根特工廠,在歐洲學院演講。菲利普國王鄭重授予習主席比利時最高級別勛章——利奧波德大綬帶勛章。一個細節讓人感嘆,參觀大熊貓園時,菲利普國王夫婦、迪呂波首相均提前多時抵達。離別時,菲利普國王夫婦在布魯日廣場舉行隆重歡送儀式。
  ……
  中國,有過四方來朝的輝煌,也曾歷經屈辱苦難。今天對中國國家元首的禮遇,對習主席的熱情接待,如同一面鏡子,映照的是對中國和中國人民的敬重,對中國為世界和平與發展作出的貢獻的倚重,對中國秉持公正公平的國際立場的贊賞。
  “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”,在德國那場備受矚目的演講,習主席就從這打開話題。
  “中國走和平發展道路,不是權宜之計,更不是外交辭令,而是從歷史、現實、未來的客觀判斷中得出的結論,是思想自信和實踐自覺的有機統一。和平發展道路對中國有利、對世界有利,我們想不出有任何理由不堅持這條被實踐證明是走得通的道路。”
  那段永不磨滅的苦難,沉澱在民族記憶里。世界專註傾聽,飽經滄桑的中國,對和平、對發展的珍惜、期待、執著堅守。
  兩場意味深長的即席問答,同在柏林。
  一是同默克爾的記者招待會。世界格外關註國際熱點里的中國聲音,德國記者問到了烏克蘭問題。
  習主席坦然作答:“中國在烏克蘭問題上沒有私利。”“對於一切有助於局勢緩和政治解決的方案,中國持開放的態度。”
  二是在德國發表演講之後。主持人意猶未盡增加了提問環節。國防預算、南海爭端,問題接連拋出。
  “我們絕不走‘國強必霸’的道路,但我們也再不能重覆堅船利炮下被奴役被殖民的歷史悲劇。我們必須有足以自衛防禦的國防力量。”
  “在南海問題上,我們不惹事、不怕事,有關我國領土主權完整的事情,當然要堅決捍衛!”
  前事不忘,後事之師。
  里昂,一座不起眼的建築,曾留下周恩來、鄧小平、陳毅、聶榮臻等革命先輩的足跡。懷揣著救國圖存夢想,他們一路向西,探尋國家富強、民族復興之路。
  徜徉在整潔的陳列廳,習主席不由放慢了腳步。泛黃的照片上,一個個目光堅毅、風華正茂。他們日後或成為新中國的締造者,或成為中國經濟社會領域的領軍人物……
  凱旋門。一段同歷史的無聲對話。
  習主席走向紀念碑,為陣亡將士敬獻花圈。陽光打在肅穆凝固的天空、軍號悠然而起。
  掛滿勛章的二戰老兵,那清癯的臉上,寫滿了剛毅和自豪。
  國防部老兵事務部長告別時候說:“一戰時很多中國人來幫助我們,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中國人民。”
  習主席說:“現在和將來都要共同努力,維護世界和平。”
  一座增長繁榮之橋,把中歐兩大市場連接起來
  大國崛起的歷程,必然是走向開放的歷史。
  當國際金融危機、歐債危機蔓延肆虐,中國以實際行動同歐洲共克時艱。患難見真情。對中國的開放進程,歐洲給予了更多期待和信任的目光。
  習主席此訪,適逢歐洲經濟走向複蘇之時。
  訪問期間,中國同四國累計簽署110多項協議,700多億美元。對兩場簽約儀式,印象尤其深刻。
  法國,簽約儀式耗時頗長。在兩國元首見證下,中法合作春意滿園。聯合研發、聯合投資、聯合生產、聯合開拓國際市場。比大單更讓人感興趣的,是從合作深度中折射出的相互信賴。
  德國,很多記者抓拍了兩國領導人低聲交談的鏡頭。每簽一個項目,默克爾常會補充幾句合作背景。中德簽署關於在法蘭克福建立人民幣清算機制的諒解備忘錄。德國在這場競爭中勝出,默克爾對習主席幽默感嘆:“歐盟對外一個聲音說話,但也像在一個班上念書的孩子,看到好的東西也希望去爭搶。”
  “中國和歐盟是世界最重要的兩大經濟體”。梳理雙方合作的主題變遷,過去中國到歐洲招商引資,現在是歐洲紛紛來中國招商引資。貿易流、人才流,在中國改革開放的短短幾十年間,滄海桑田。
  一路走來,習主席對中歐務實合作望聞問切、有的放矢。
  荷蘭,國雖小,能量大,連續11年保持中國在歐盟第二大貿易伙伴地位。荷蘭國宴,雲集200多位各界精英,一一唱名,握手交談,他們對深化合作強烈渴盼。
  400多年前,西方掀起第一波中國熱,荷蘭商船載著茶葉、絲綢、瓷器,打開了歐洲市場。“可以說,荷蘭是中國同歐洲相互認識的窗口,也是中國同歐洲開展合作的門戶。”同呂特首相會談時,習主席把現階段雙方合作重點放在了“最關乎民生的農業和水利問題”上,希望更好造福兩國人民。
  法國,中歐合作的追趕者。中法建交50年,雙邊貿易額比建交之初增加500多倍。奧朗德總統依然感嘆差距,認為法中貿易現狀同兩國關係水平不匹配。同習主席共見記者時,他這樣點評法國的貿易逆差:“法中共同的願望是,以擴大貿易而非減少份額來實現平衡。”
  對深化同中國合作,法國民眾的情感表達熾烈。里昂政府晚宴廳門口,佈置成了“法國食品超市”,當地居民盛情邀請習主席嘗奶酪、品紅酒,希望進一步打開中國市場。
  德國,中歐合作的壓艙石。中德貿易額占中歐貿易額的30%。同習主席共見記者時,默克爾總理表示:“德國支持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和中歐商簽自貿協定,就像我們的鄰國瑞士所做的那樣,也是完全可以想象的。”
  杜塞爾多夫,中德合作的一個縮影。兩國400多位企業家,齊聚工商界晚宴。習主席談起“家門口”感受到的合作成果,談起“德國質量”同“中國速度”的對接。他更登高望遠,從全球角度看待合作:“如果因為懼怕外部競爭而固守藩籬,甚至建立起新的圍牆,恐怕將錯失通過合作共同引領新的產業和技術革命的良機。”
  車行一小時,習主席前往杜伊斯堡港。一路流水潺潺、草木芊綿。港口是渝新歐鐵路大動脈的終點。滿載貨物的火車隆隆進站。從重慶出發,向西、再向西,沙漠、戈壁、城市、鄉村,沿著絲綢之路,古老商道重新煥發生機活力。
  比利時,中歐關係鍥而不捨的發展者。沃爾沃根特工廠,中國、比利時、瑞典三方互利共贏合作的一個典範。井然有序的生產線前,習主席細緻詢問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經驗感悟。
  “共促中比經濟、科技、人文合作‘三駕馬車’齊頭併進。”同首相迪呂波會談時,習主席著眼於比利時的科技優勢,期待中國科技強國戰略中引來歐洲的科技創新智慧。
  絲綢之路經濟帶,聯通亞歐兩大市場。去年9月訪問中亞期間習主席提出的這一倡議,在歐洲同樣贏得廣泛關註。
  從被堅船利炮打開大門,到主動選擇敞開大門;從一路追趕全球化大潮,到提出合作倡議應者雲集。中國的話語權扎根於中國的實力,也有賴於領導人的戰略膽識。
  習主席對中國開放歷程,有著深邃思考:“不能只算經濟賬,也要算政治賬。”“合作不再是簡單一加一等於二,而是有更多內涵。”……
  合作,也是民間友好的一座橋。
  習主席訪問了法國梅里埃公司。阿蘭·梅里埃深情講述了三代人的中國緣,憶及半個世紀前岳父保羅·貝利埃的中國情,他至今念念不忘:“岳父對在北京展覽卡車,甚至比女兒出嫁還上心。”正是這位保羅·貝利埃,成為向中國引入汽車技術的第一人,受到周恩來總理贊譽。建交50周年之際,阿蘭·梅里埃出任慶祝活動法方贊助委員會主席,希望為中法友好再添一份力。
  足球,東西方共通的語言。柏林奧林匹亞體育場,青草芬芳,陽光絢爛,孩子們朝氣蓬勃,綠茵場上爭先恐後。中國對外友協的民間外交公益項目“彩虹橋工程”,讓黃土塬下山山峁峁中的“足球孩子”,有機會來到溫婉的萊茵河畔,接受專業訓練。
  習主席微笑著望著他們在球場上奮力奔跑、積極攻防。看到好球,他帶頭鼓掌。一個孩子問道:“您看好哪支球隊?”他殷切地說:“我看好你們,看好你們這一代。”
  一座改革進步之橋,把中歐兩大改革進程連接起來
 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,訪問期間的一個熱詞。意料之外,又是意料之中。
  每一站、幾乎每一次會談,到訪國領導人都會提及這個詞。很多人談起他們閱讀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文件的感受,對中國改革力度、廣度、深度表示高度贊賞:“這是開放的、務實的、面向未來的、高瞻遠矚的、令人欽佩的改革。”
  中國的改革進程,走進了第36個年頭。
  歐洲的一體化進程,若從“舒曼計劃”發表算起,已划過64個年輪。
  “中國同歐盟都處在改革的關鍵時刻,都有許多問題要解決,而解決的問題很多是相同、相似的”,習主席對中歐的改革進程有深邃思考:“我們要實現‘兩個一百年’奮鬥目標,歐洲要推進一體化進程,是互惠互利、相得益彰的。”“尊重雙方改革道路,借鑒雙方改革經驗,以自身改革帶動世界發展進步。”
  歐洲眺望中國,那個拿破侖眼中“沉睡的獅子”已經蘇醒,正昂首奔跑,向世人展現了一個和平、可親、文明的獅子形象。站在重要歷史關頭,中國吹響改革的總號角,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。
  問得最多的是領航中國改革的感悟,習主席坦誠作答:“膽子要大、步子要穩。始終保持著清醒沉著,行百裡者半九十。”“改革沒有完成時,只有進行時。自強不息,止於至善,在孜孜以求的探求中達到目標。”
  對歐洲改革發展,習主席同樣虛懷若谷:“尺有所短,寸有所長,十步之內必有芳草,三人行必有我師。”
  元首間的友誼,植根雙邊關係,也植根治國理政的智慧交鋒和交融。
  默克爾贊賞中國的建設成就,並詢問:“中國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?您最急迫、最關心的是什麼?”
  習主席答道,治大國若烹小鮮。再大的成就除以13億人都會變得很小,再小的問題乘以13億人都會變得很大。中國這條大船不能犯顛覆性錯誤。
  在荷蘭威廉—亞歷山大國王的私人午宴,講到肩負的歷史重任,習主席動情地說:
  “中國五千年沒有斷流的文化不能丟掉了,要有文化自信;我們業已形成的符合中國國情的道路不能走偏了,要有道路自信、理論自信、制度自信。”
  “雖然我們面臨困難挑戰、荊棘叢生,但我們有世界上最好的人民。我和我們的人民心在一起、苦在一起、乾在一起。”
  良久,威廉—亞歷山大國王贊嘆說:“我完全完全贊同你的觀點。”他又說:“我們兩國人民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民。”
  比利時布魯塞爾,歐盟三大機構懷抱舒曼廣場,交相輝映。
  3月31日,長達5個小時里,習主席先後同歐洲理事會主席範龍佩、歐洲議會議長舒爾茨、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會談會見。
  歐債危機衝擊下,世界對歐盟的作用和前景,存有不同聲音。他們十分關心中國態度。習主席明確表示:“無論國際風雲如何變幻,中國始終支持歐洲一體化進程,始終支持一個團結、穩定、繁榮的歐盟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。”
  同舒爾茨會見時,習主席一番即席講話,深刻道出對中國發展道路的思索:
  “雖然中歐選擇的道路不同,但追求持久和平繁榮是我們共同目標。我們堅定自信,但不固步自封。中華民族是兼容並蓄、海納百川的民族。我們在實現中國夢的道路上勇於探索、不斷前行。”
  對改革進程的沉著冷靜,對改革目標的堅定執著,從中華民族的歷史深處走來,走向未來。
  一座文明共榮之橋,把中歐兩大文明連接起來
  追尋歷史脈絡,探索文化基因,感悟民族精神。
  柏林,一場與漢學家和孔子學院代表的座談,一場東西方文明的對話,也是一次對文明交流互鑒的深刻思索。
  “找到正確答案的鑰匙,還在對中國文化最基本的理解。芝麻開門,答案就在這裡。”習主席說。
  聽完漢學家代表發言,習主席從容講述他眼中的“文化認同”:“中華優秀文化傳統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基因,植根在中國人內心,潛移默化影響著中國人的行為方式。”
  他講起對中國的偏見:“很多問題的解決不在一時一刻,要保持自身文化的自信、耐力、定力。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,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。潛移默化,滴水穿石。”
  他說到“盲人摸象”:“看中國,不能只看一個點、一個面,切忌盲人摸象。”“對‘中國威脅論’、‘中國衰落論’這樣的說法,要抱著一種平常心,一種寬闊的胸懷,一種開放理解的態度來對待。”
  文化自信,盡在一個個訪問細節之中。習主席和夫人彭麗媛身著中式服裝,出席荷蘭和比利時王室舉行的盛大國宴。中華文化風采,民族文化自信。
  文化自信,是兼容並蓄、海納百川之後的自信,也是尊重文明多樣性基礎上的自信。在法國,與奧朗德總統共同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座談會時,習主席逐一羅列法國文學家、藝術家、思想家的名字。臺下法國聽眾激動不已,奧朗德總統帶頭喝彩鼓掌。
  在德國,他講述了讀《浮士德》的故事。“在上山下鄉的日子里,我走了30華裡去借這本書,書的主人走了30華裡來取回這本書。”
  荷蘭,鬱金香的國度。彭麗媛應邀為新培育的鬱金香命名,“國泰”這個中國名字,寓意中荷國泰民安。
  中歐關係發展,始終伴隨著東西方的文化認同,如同兩條交匯的河流,奔騰不息。
  “中法兩大民族都對對方懷有深厚的仰慕和尊敬,兩國間存在的明顯默契總有一天會發展成一種越來越深厚的合作。”半個世紀前,中法關係的開拓者毛澤東主席和戴高樂將軍,正是站在民族文化與國家關係無法割裂的戰略高度,共同揭開了中法關係劃時代的一頁。
  從里昂中法大學,到戴高樂基金會,訪問中,文化交流和中法友好難分彼此。99歲高齡的旅法華人翻譯家李治華,歷時27個春秋,把《紅樓夢》翻譯成法文;九旬高齡的艾萊娜女士十幾年風雨不輟,堅持到中國駐法國使館教授法語課……習主席深有感觸:“文化親近感是中法關係的獨特優勢。”
  中比人民珍貴友誼,同樣離不開文明的共榮。2009年,習主席在會見阿爾貝二世國王時,向他贈送了一本珍貴相冊,其中收錄著半個世紀以來比利時王室成員的訪華照片。莊嚴的天安門城樓、巍峨的長城、高聳的大雁塔……一張張照片,記錄了比利時王室成員同中國深厚友情的歷史瞬間。
  習主席夫婦同菲利普國王結下深厚友誼。他們並肩漫步比利時天堂公園大熊貓園,亭台樓閣,雕梁畫棟,小橋流水,曲徑通幽,仿佛置身一幅中國水墨畫。
  中國,東方文明的重要代表;歐洲,西方文明的發祥地。
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,關於文明的演講,浸潤著習主席對中華文明深沉的深思——
  “每一種文明都延續著一個國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脈,既需要薪火相傳、代代守護,更需要與時俱進、勇於創新。中國人民在實現中國夢的進程中,將按照時代的新進步,推動中華文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,激活其生命力,把跨越時空、超越國度、富有永恆魅力、具有當代價值的文化精神弘揚起來,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、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、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,讓中華文明同世界各國人民創造的豐富多彩的文明一道,為人類提供正確的精神指引和強大的精神動力。”
  布魯日歐洲學院,關於中歐青年人交往的寄語,表達著習主席對中歐未來的期待——
  “青年最富有朝氣、最富有夢想。中國的未來屬於年輕一代,歐洲的未來屬於年輕一代,世界的未來屬於年輕一代。希望中歐雙方的同學們用平等、尊重、愛心來看待這個世界,用欣賞、包容、互鑒的態度來看待世界上的不同文明,促進中國和歐洲人民的相互瞭解和理解,促進中國、歐洲同世界其他國家人民的相互瞭解和理解,用青春的活力和青春的奮鬥,讓我們生活的這個星球變得更加美好。”
  兩大力量、兩大市場、兩大文明,飛架一座前所未有的友誼合作之橋,把中國和歐洲人民的共同夢想更緊密地聯通起來。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4年04月03日 02 版)
創作者介紹

休閒傢俱

bv08bvdiq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